您的位置: 新会信息网 > 时尚

胡舒立该不该回应郭文贵

发布时间:2019-09-13 16:41:15

胡舒立该不该回应郭文贵?

如果郭文贵对《南华早报》自述的事情是真的话,那么更高层面很可能正在进行着深度盘整,任何一个黑天鹅事件都可能带来突如其来的格局调整,无论是郭文贵抑或是胡舒立,都有可能成为那凌门一脚。

胡舒立,这个被《彭博商业周刊》誉为“中国最危险的女人”职业生涯中从来没有遇到过郭文贵这样的对手。以往胡舒立也因为报道得罪人,但遇到的对手无论是背景雄厚的央企、明天系这样的民营巨鳄,还是政府官员,斗争也仅限于台面上唇枪舌剑,最坏的结果无非是对簿公堂。但郭文贵不同,他直取下三路,而且人在国外。

郭文贵是在下三路策略上尝过甜头的人,当年摩根中心地块被定为奥运烂尾工程即将被收回之际,郭文贵曾通过一部香艳视频扳倒时任北京市副市长的刘志华,逆转局面。

消息一出,金融圈、媒体圈舆论哗然。但因为郭文贵方用力过猛,过于离奇的情节反而让看客连问一句“真的还是假的?”都觉得多余。胡舒立出生于1953年,往前追溯13年,就是48岁,如此高龄产子?想想也觉得困难。而且这些年,胡舒立有那一天不是活跃在公众的视线下,想要避人耳目怀孕生子几乎是不可能的。

对于被报道方如此恶意的泼脏水行为,我想胡舒立作为老一辈的媒体领军人物,从选择这条路的那一天起,就应该是有所准备的。从昨天上午胡舒立在几个群中的反应来看,只是在转发推荐带来麻烦的财新对郭文贵的调查报道,有礼有节没有过激反应,还是很适当的。财新传媒昨天刊发了声明,称已向警方报案,将依法追究法律。这声明更多的也是一种姿态,郭文贵身在国外,真要追究恐怕也难。

郭文贵唱这一出博眼球爆料,目的无非是引起公众对于胡舒立与李友关系的关注。从这一点上来说,郭文贵办到了。2011年,《第一财经》8个整版揭开了李友等方正集团高管多年来通过郑州航院的同学、亲戚以深圳康隆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名义暗中操控这家上市公司的盖子,质疑这是一场侵吞国有资产的灰色私有化。

此后,郭文贵方爆料称,李友送给令计划妻子谷丽萍和儿子令谷两栋“价值5亿美元的京都豪宅”,财新派出前往日本调查采访,之后刊发《探访日本京都“令氏豪宅”》一文,称这两栋实际持有人为前摩根士丹利香港公司董事总经理张颂义夫妇,间接澄清爆料。

以上报道,无一不是证据充足、采访扎实。可以说是秉承了胡舒立近年来在各个场合一直倡导的专业主义之作。但是,专业主义是不是就等同于客观、公正?若从这个意义上探讨,的客观公正,并非是给了对方说话的机会就叫做客观、公正。

文章中选取那些材料;选料的篇幅是否大致均等;是否有预设立场;是否带有明显倾向性等等……都会影响一篇文章是不是经得起客观公正的拷问。财新的上述报道绝对是专业主义之作,但没有给予郭文贵均等的表达机会或篇幅也是事实。这样的诘问曾经出现在针对当年一财对方正的报道中,如今财新自己的报道同样面临这样的问题。

郭文贵通过政泉公司官微反击之后,财新编委高昱的一段话在各个传媒群里流传“在我们报道发之前,舒立都不知道我们在做郭文贵……”这段话读来同样有点用力过猛,反正我是不信如此大的篇幅、如此密集的报道,胡舒立老师真的不知道财新在报道方正的对手郭文贵。

与罗昌平《中国式收购:一名部级高官与裙带商人的跨国骗贷》一文类似,《权力猎手郭文贵》的刊发,更像是开端而不是结束。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胡舒立已经由一个媒体第三方,卷入到了更深层次的政商博弈中。其中的利益争夺和博弈不言而喻是极其激烈的,而收益有多丰厚风险就有多接近。

如果郭文贵对《南华早报》自述的事情是真的话,那么更高层面很可能正在进行着深度盘整,任何一个黑天鹅事件都可能带来突如其来的格局调整,无论是郭文贵抑或是胡舒立,都有可能成为那凌门一脚。

(本文作者介绍:野马财经新媒体平台创始人、《新媒体时代》一书主编,原《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政治政策总监、编委,《四川长虹十年财务迷踪》、《起底明天系》调查报道作者。)


微店分销
拼团平台小程序制作
怎么弄微信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