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新会信息网 > 历史

妙手狂医 第103章 逆天医术(上)

发布时间:2019-09-24 14:33:33

妙手狂医 第103章 逆天医术(上)

在医生开口说话之前,没一个人敢说话,生怕会打扰到医生,此是,对这些警察而言,医生就是判官。【、看//

摘下口罩后,那位医生开口说道:“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轰!

众人只感脑袋一片空白,不想听到的话,偏偏现在就让他们听到。

徐远华拨开众人,“医生,你一定要救救她。”

那位医生道:“我很能理解你们的心情,不过伤者伤势太重,子正中右胸。”

吴群生走到那位医生面前,小声跟对方交流几句后,那位医生便带着众人离开。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徐远华像失心疯似的自言自语起来。

“队长。”

一众警察也都是双眼通红,悲伤的同时却又愤怒比,恨不得将凶手挫骨扬灰。

“吴老头,你就不再想想办法?”叶天小声对吴群生说道。

吴群生苦笑:“刚才那位是我们医院的精英,手术方面是他的强项,连他也说没办法,那……”

叶天豪不留情的打断吴群生:“屁话,什么狗屁专家?什么狗屎精英?如果真是精英,会救不了伤者?”

吴群生被骂得脸如土色,不敢有半句怨言,发生这种事,他也难过,作为一个医生,他比任何人都要难过。

“小叶。”徐远华又走到叶天身边,此时他将唯一的希望部寄托在叶天身上。

就连吴群生也看向叶天,想着难道这小子真能创造奇迹吗?

叶天一咬牙,只身冲进急救室后便将门一关。“没有我的允许,谁都别进来。”

吴群生等人麻木点头,只要叶天能救活常肖媚,让他们做什么都愿意。

叶天进去没一会儿,房门一次打开,开口吴群生道:“让人煎药,拿两盒银针给我,另外准备一个大桶,再找两个护士。”

叶天根本不给吴群生说话的机会,又再度大门紧闭,时间不等人,他现在也只是死马当成活马医。

吴群生等人欣喜若狂,叶天这话意味着什么?是不是意味着人常可欣还有救?

不敢犹豫,连忙按叶天的咐咐去做,药水倒没那么,不过银针则是很就递到叶天手中,进去的还有两个年轻护士。

“吴教授,小叶这样说是不是表示小媚还有机会?”徐远华紧紧抓住吴群生手臂,破案他是专家,可治病方面,他完是个门外汉。

“应该是。”

一直紧绷着的徐远华听后顿时大松一口气,那就好,只要能救活常肖媚,论花多大代价,他都愿意。

没多久,按叶天的吩咐,大桶与药水已经准备好,待送进急救室后,叶天便吩咐两个护士将常肖媚有衣服扒光,并且将她放进大木桶。

这工作终还得叶天自亲做,两个护士只能帮帮手上活,她们根本法抬起常常肖媚。

两个护士很吃惊,伤者右胸上可是有伤在,这样放进桶里,适合吗?伤口不会进水吗?

有违常理!

她们又哪里知道,在她们进来之前,叶天已经往常肖媚的胸口处倒了些他亲自配制的役,此外,还喂养了一粒药丸。

虽然心中疑惑,两名护士却也不敢说什么,完照做,包括端着药硬喂下去。

叶天强按着愤怒心情,开始专心工作起来,这种方法他以前也只是在一本古上见过,却从未试验过,不知有没有效

妙手狂医  第103章 逆天医术(上)

此时的常肖媚简直是惨不忍睹,右胸被子打中,令她那原本完美缺的美胸变得恐怖比,纵使伤好后,恐怕也会留下一个大伤疤。

哪个王八蛋?哪里不打,偏偏打她的胸脯,那家伙肯定不是什么好鸟,麻痹的。

除了右胸,右脸上也擦伤一大块,让人触目惊心。

叶天掏出银针,动作极的在前顶、百会、强间、后顶等几个穴位剌下。

不一会儿,常肖媚的头部就插着十多支针,然而,叶天并没停下,又一鼓作气抬起常肖媚双足底部的十多个穴位上剌下银针。

忙碌间,叶天发现这女人的神秘花园竟然光洁草,白嫩一片。

这一发现让叶天有些目瞪口呆,靠!这妞竟是白虎?

传说这类女人命很硬,一般男人摆不平她,如果压她不赢,男人就会遭大罪,甚至会丢掉小命。

眼角的余光发现两个护士的异样目光,叶天方才老脸一红的苦笑,这现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收住心神,叶天开始不规则的捏着银针慢慢扭动起来。

据那本古介绍,运用此针法,如若能借助气功运针,则效果佳,可叶天根本不会什么气功。

半个小时过去了,叶天已经开始额头冒汗,可他并未停止手上的工作,仍然双手转动着各位穴位上的银针。

两个护士不时用毛巾替叶天抹汗,这会她们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是干着急。

其实在这两名护士心中,她们并不相信叶天还能救活伤者,一个都已被医院判了死刑的人,还能救活吗?

又是过去半个小时,情况仍然一样,伤者不见任何好转,甚至肤色还越发难看起来。

此时,两名护士甚至都想开口让大汗淋淋的叶天放弃,不可能成功的。

叶天并未放弃,他也不想放弃,脑中回忆起与常肖媚相处的片断,虽然这女暴龙有时挺气人,可她也并不是一是处。

外面,吴群生等人也体会到什么叫渡日如年,心里急得不行,一个个都紧盯着急救室的门与时间,希望叶天能打开门,这种等待并不好受。

两个小时过去了,急救室的门依然紧闭,徐远华等人都推门进去一看究竟。

这会众人的心情是异常纠结与矛盾,既希望叶天能推开门,又怕看到叶天推出来,因为他们怕从叶天口中听到他们不想听的话。

“吴教授,怎么进去那么久?”徐远华急得不行。

吴群生不知该怎样回答,这种事情不好下决论。“再耐心等等吧。”

徐远华急,吴群生也急,作为一个医生,他太清楚时间的重要性,每过去一秒,常肖媚恢复生机的机会就减少一分。

进去都近两个小时,吴群生岂能不急?

“徐局长,你真果在这,杀手呢?”前面,一大帮人走来,为首的是欧阳政仁小儿子,欧阳杰。

徐远华眉头一紧,压抑了半天的愤怒差点爆发出来,对方的嚣张让他法接受。

欧阳杰见状又道:“问你话呢,凶手呢?”

徐远华想一巴掌扫过去,什么玩意?嚣张个鸟?

这个想法也只能有心中yy一下罢了,不敢施于行动,不看僧面看佛面,他惹不起欧阳家。

“没抓到。”

欧阳杰不悦道:“没抓到?我说你们怎么回事?就这么点能力吗?”

徐远华等一众警察都听得心中熊熊怒火燃烧着,都义愤填膺的看着欧阳杰,这混蛋说的是人话吗?

“欧阳少爷,我们警察办案用不着你来指点。”

欧阳杰冷冷一笑道:“我还不屑,不过,你们难道没发现是在浪我们纳税人的钱?这么一点小事都办不好,现在还集体偷懒,都不用工作吗?别忘了那个杀手对我欧阳家很重要,抓不到他,你们就不够称职。”

“我们的一位大队长也受伤了,现在正在抢救中。”

欧阳杰抬头看了眼那正大门紧闭急救室,说道:“是他的命重要还是我爷爷的命重要?”

“你怎么说话的?我们队长就不是人了?”一位警察怒道。

欧阳杰脸色一沉:“你是谁?警号多少?”

徐远华说道:“欧阳少爷,我知你的心情难受,不过我们的心里也不好受。”

欧阳杰仍旧嚣张比,“那是你们的事情,作为纳税人与受害者,我只需要看到结果。”

“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抓到杀手。”

“那还不去?还要等到什么时候?一个个呆在这里就能抓到凶手吗?”

“你没资格说我们,为了这个案子,我们已经几晚没睡。”那位警察说道。

欧阳杰转身看着那位警察,“结果呢?结果是怎样?”

“我们正在努力。”那位警察被问得脸红耳赤,忍不住想扑上去将欧阳杰按在地上痛打一顿。

“我再问一次,什么时候能抓到凶手?”

徐远华气得不轻,当下不再理会对方,而是一转身,将眼神看向急救室。

欧阳杰有种被视的感觉,脸色加狰狞起来:“徐远华,你还想不想做你这个局长?”

徐远华转身,冷冷说道:“我做不做局长,还轮不到你来指手划脚。”

欧阳杰气得直颤抖:“好,很好,那你就记住了。”

“我会记住。”徐远华毫不客气的回了句。

旁边一众警察恨不得鼓掌称,局长这话着实解气,麻痹的,什么东西?欧阳家就很了不起吗?他欧阳杰还不是欧阳家的家主,说穿了只是一个不学术的富二代,一个败家子。

“三天之内,你再抓不到杀手,你这个局长就做到头了。”欧阳杰放出这么一番狠话。

徐远华不屑道:“爱怎么着就怎么着。”

吴群生看得直摇头,现在的年轻人,着实让人失望,本以为像欧阳家这种超级老牌家族,一定会非常重视教育方面,现在看来,事实并不是那么回事。

“吴教授,要不你进去看看?”徐远华小声说道。

吴群生摇头拒绝:“不行,小叶一再交待,任何人不能进去,我们还是耐着性子等吧。”

“可这都过去那么久了,还是没一点消息。”

吴群生安慰道:“就算我们进去也没用,根本帮不到什么,与其这样,不如在外面等。”

徐远华没说话,这方面他的确是帮不上任何忙,只能干着急。

欧阳杰突然步来到二人面前:“你们说的小叶是不是叶天?”

看广告,文字错首发小说,//-,您的佳选择!

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贵阳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内江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伊春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收费贵吗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预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