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新会信息网 > 娱乐

抗战故事父亲倾家产当军饷组织抗日志愿兵团

发布时间:2019-09-13 12:18:33

[抗战故事]父亲倾家产当军饷 组织抗日志愿兵团

乡亲们扛着猎枪、穿上草鞋、带上水烟筒加入兵团赶赴前线

陈勋隆

 

讲述者:陈少三

“未言泪先流,辞别母亲儿要从军,儿在前方杀不赢鬼子兵不会回。”陈少三今年已经81岁高龄了,人近古稀,最易怀旧,他用几近苍老的声音,唱起60多年前祖母在他年幼时唱给他听的这首别离歌,一时老泪纵横。他为讲述了父亲陈勋隆组织云南抗日志愿兵团的历史。陈勋隆,云南砚山县人,1938年底在当地组织了云南第一支也是唯一一支抗日志愿兵团加入滇军,成为滇军的有生力量,开赴前线,抗击日寇。

滇军60军急需兵力

却无军饷下拨

1938年4月22日至5月18日,云南第一支抗日劲旅滇军60军参加了徐州会战第二阶段的战斗,史称“滇军血战台儿庄”,经过27天激烈战斗,滇军60军伤亡过重,全军死伤2/3,旅团级军官阵亡6人,全军原12个团缩编为5个团。

中国守军此时力量薄弱,急需援军。时任60军军长的卢汉心急如焚,深感兵力不足,在日军加紧侵袭,战事更显激烈的形势下,卢汉决定在云南全省动员补充兵力。

此时,云南广南人王佩伦刚从峨眉军校毕业,赋闲在家。因其父王春山曾是广南守备军司令,卢汉与王佩伦也素有渊源。因此,卢汉把补充兵员的计划授意王佩伦执行。滇军60军本身军备吃紧,需补充兵员却无军饷给养下拨,当时,卢汉已经明确告知王佩伦这点,但同时卢汉也隐晦地告诉他,如果能招募几百人的志愿兵,北上抗日后,就可正式编入滇军60军,士兵可享有国家下拨的军饷。

看着国家风雨飘摇,百姓流离失所,王佩伦感受到和学有所用的豪情壮志,但是无军饷给养,怎么才能招募到几百人补充前线,王佩伦不知如何是好?

临危受命

组织云南抗日志愿兵团

是时,陈少三的父亲陈勋隆在砚山县阿猛镇任小学校长。这个叫做阿猛小学的学校是陈勋隆自投资金所办的。如今,70多年过去了,阿猛小学还在,改名为阿猛中心学校。

陈勋隆还未出世,他的父亲陈鸿恩就因追随孙中山领导的民主革命而遭到了暗杀。父亲过世百日,母亲张氏才产下他。尽管如此,作为遗腹子的陈勋隆在母亲的抚育下,从小勤读书,而父亲忠贞爱国的精神也深深影响了他。1925年,他从云南法政学堂毕业回到了家乡。年少有为,陈勋隆在短短两年里就任广富(今指广南富宁两县)守备军书记官兼广富缉私队队长,深得时任广南守备军司令王春山也就是王佩伦父亲的赏识。

1931年,“九·一八事变”揭开了中国人民反对日本侵略的英勇斗争的序幕。此时的陈勋隆感到,国破家亡,要挽救国家危亡,还得唤起民众。1931年10月,他自己拿出资金,在阿猛镇建立了阿猛小学并自任校长。也正是从这里开始,他将自己的爱国热情和救国思想在云南边远小镇阿猛传播。他给学生和当地民众讲岳飞抗金、文天祥的《正气歌》、花木兰从军,引导他们爱国、报国。他提出的“新女学”思想:不裹脚、不留辫、着裙装。组织学生开运动会,在阿猛小学的墙壁上写上“炼就铜筋铁骨”几个大字,警示学生。

虽在后方教书,但前方的战火仍然烧到了他的心上。正在心头焦急之时,好友王佩伦急匆匆找到了自己的“智囊”陈勋隆,与他讲了卢汉将军的意图,希望可以共谋扩兵之计。“没有军饷给养,不知道民众愿不愿当兵?”“国家危难,战火都烧到家门口了,我们每个中国人焉能袖手旁观?!那我们就组织一支云南抗日志愿兵团!”


怎么在手机上开微店
如何在手机上开微店
如何做有赞微商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