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新会信息网 > 科技

村民反对建火葬场围堵镇干部被刑拘

发布时间:2019-11-25 07:32:53

村民反对建火葬场围堵镇干部被刑拘

南方农村报讯(王伟正)作为广东梅州唯一个没有火化设施的县,建设火葬场成为蕉岭县政府今年着力抓好的重要工作。然而,在该县新铺镇油坑村被列为蕉岭火葬场备选地址的过程中,有关部门的选址行为不仅遭到了当地村民的强烈反对,也让此前向村民表示“绝对不会在村旁建火葬场”的镇村干部陷入了“百口莫辩”的尴尬境地。

油坑村村民陈勇强(化名)告诉南方农村报,今年5月9日上午,油坑村召开村民代表会议,村支书兼村主任宋荣军告诉村民,政府将预征收村中大和亭(地名)的土地用作储备土地。油坑村村干部宋辉(化名)说:“经过村干部解释,村民代表表决通过。5月9日下午,宋荣军代表村里与蕉岭县国土局签订了预征地合同。”南方农村报在预征地合同上看到,合同中没有说明油坑村被预征土地的具体用途。

6月开始,“县政府打算在油坑村被预征土地上建设火葬场”的说法开始在村民中传播开来。这一说法遭到了当地镇村干部的否认。按照村民说法,6月20日上午,新铺镇委副书记谢某还“拍着胸脯”保证绝对不可能在被征土地上建火葬场,而当天下午,新铺镇党委书记凌晓文、镇长黄志权便召集油坑村两委干部开会宣布县里打算在油坑村建设火葬场。

消息传开,许多油坑村民纷纷表示“被骗了”。“征地时说用作储备土地,为何刚征走一个月,有关部门就说用于建设火葬场。”7月3日,油坑村民李辉华(化名)告诉南方农村报。

6月26日下午,村民发现新铺镇委副书记谢某等4位镇干部出现在油坑村被征土地现场。一些村民上前向谢某讨要说法,并将谢某等4人及其乘坐车辆围住。直到6月27日下午,4名镇干部才脱身。杨某国、杨某桂、杨某义、宋某飞等4村民被公安机关以涉嫌妨害公务和非法拘禁依法刑事拘留。

被征土地拟建火葬场的消息被证实后,油坑村两委干部一时被推到了风口浪尖。部分村民指其欺骗村民同意征地。在强大的压力面前,村支书宋荣军精神接近崩溃,病倒在床。7月3日晚,面对南方农村报,宋荣军一直在哭泣。宋辉告诉南方农村报,“我做村干部这么多年,从未被村民这样骂过。”他表示,有关部门征地建火葬场,村干部一直被蒙在鼓里,工作非常被动,“村两委干部得知消息后也不同意建火葬场,曾代表油坑村民向县国土局、信访局等部门提出不宜在油坑村建火葬场的几个理由:油坑人口稠密,火葬场离居民点只有几百米;油坑是蕉岭的南大门,靠近205国道和高速路出口,在此处建火葬场影响蕉岭的旅游形象;如果建火葬场,村民种植的沙田柚等农产品,在市场上可能受歧视,卖不出去。”宋辉说,建火葬场是一项民生工程,但有关部门不应该躲躲闪闪,一开始就该向村民说清楚征地用途。

蕉岭县国土局副局长徐杞文告诉南方农村报,村民的理解有偏差,油坑村只是蕉岭县火葬场的备选地点之一,“油坑村之所以会被列为备选点,是因为该村交通方便,靠近205国道和高速公路,离县城距离适中,备选地点处于两山之间的山窝里,离居民点有一定距离。”徐杞文同时表示,县国土局在征得油坑村村民同意后,与村委会签订了预征收土地合同,把该村200多亩的土地纳入土地储备范围,“预征土地的做法主要为防止群众在正式征地前乱搭乱种。”

“预征地并不改变土地现状,在未取得审批手续前,用地单位不能在其上搞建设。”徐杞文告诉南方农村报,预征收土地时村干部确实不知道是要建火葬场,“我们也不知道,国土部门只负责储备土地。”他表示,油坑村被预征的土地目前还未上报审批。

蕉岭县民政局局长陈希明7月4日接受南方农村报采访时表示,2011年,广东省政府下文要求仍未建设火葬场的县(市)必须于2012年底前全部建成,蕉岭县是全省5个没有火葬场的县(市)之一,也是梅州8县(市区)中唯一没有火葬场的县,“拖全省后腿,也拖梅州后腿”。陈希明说,由于蕉岭没有火化设施,当地民众有亲人过世后,要把遗体运往邻近的平远县或梅县处理,不仅增加了群众负担,而且也带来很多不便。

“建火葬场,最大的问题就是选址,不管建到那个地方,都会有人反对。”陈希明说,火葬场选址必须经过科学论证,广泛征求群众的意见,高标准、高起点、高环保性地建设。

■观察

关键要取信于民

虽然火葬场选址难是各地普遍遇到的问题,但在油坑村,村民的不满情绪首先来自预征地过程中的被欺骗感。当地政府在没有说明土地用途的情况下,预征收油坑村集体土地200多亩,甚至出现了镇委副书记上午“拍着胸脯”保证绝对不可能在被征土地上建火葬场、镇长当天下午便宣布拟建火葬场的情况——如此相互矛盾的表态,让当地政府在此事上的公信力荡然无存。尽管有关部门事后解释火葬场选址尚未确定,但对于已经丧失了主动权的村民来说,疑虑仍然难以消除。

此事反映出当地有关部门在决策过程中存在程序不透明、信息不公开的问题。公益建设,特别是火葬场这类敏感的公益工程,选址、征地的各个环节,应该更加阳光,特别要充分听取村民意见,或引入第三方机构加以论证。同时,处理一些基层的棘手问题,村干部仍是一支重要的力量。但在征地问题上,油坑村村干部也被蒙在鼓里。这不仅无助于问题的解决,还让村干部面对群众质疑陷入“跳进黄河洗不清”的尴尬之中。相对于村民提出的几点疑问,有关部门“高标准、高水平、高环保性”建设的表态则稍显空洞。如何能够取得村民的信任,才是当地有关部门需要认真思考的。

体育
彩妆
健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